白色巴黎 (二)

卢森堡归来,继续写巴黎休闲游。

话说我们从埃菲尔上下来,和拉里会合后,一群人都已经饿极了,冲入一家炸鸡店,席卷了仅剩的几个烤鸡翅,大概老板很高兴终于有人来解放他,送了我们两罐可乐。绝望中终于发现路边还有开着的超市,五个饥饿的人有救了!回到旅馆围着床拉开野餐架势,在很迅速地解决掉食物需求之后,又很迅速地解决起了打牌需求。虽然按常理来说我们的状态应该撑不了多久,但没想到精神的力量继续一发不可收拾,当我们终于坚持不住时已经是早上六点了…… 本来打算半小时之后出发去卢浮宫排队的,没想到一睡睡到八点半……

卢浮宫的状态比我们估计的要好,或者是因为我们还是算比较早的吧,基本没有人排队。卢浮宫,大概是全世界爱好艺术的人的天堂吧,但对我这样对油画和浮雕都没有研究的人来说,更吸引我的还是这座华丽的建筑本身。走在卢浮宫里,我就会想象哪些装饰是本来就有的,哪些是成为博物馆后改的,只是这些我也无从得知,只能自己瞎猜。但许多房间的风格都截然不同,估计没有多少是本来面目了吧,大多都是被改造了配合博物馆气氛的。所以,我还是先贴几张卢浮宫内部建筑图吧:

好吧,接下来不得不说的,卢浮宫里的展品,见到了蒙娜丽莎,但是那画好小,很多人都围在前面举着相机拼命拍照,仿佛排到了蒙娜丽莎才能证明自己曾经到过卢浮宫?鉴于人实在太多,就没去凑那个热闹了。但还是拍到了几个以前知道的艺术品的,断臂的维纳斯,还有维纳斯前拍照的人群:

还有我们一群人坐在维纳斯边上一边看别人拍照一边等待拉里的傻样,一直坐到被警察模样的人撵走,汗啊……

接下来可说的还有汉谟拉比法典原版:

总的来说,在卢浮宫里逛的还是比较郁闷的,对一个博物馆来说,所遇的说明全是法语,这是多么郁闷的一件事情,再次感觉自己变成了文盲,并且连企图了解这个艺术世界的尝试也失去了可能。不禁让我想到中国的任何旅游景点,几乎都以有英文说明为荣,或者说提供英文说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仔细想想,中国确实是太急于让世界了解自己,总是迫不及待地要将自己的东西展现给外国人,迫不及待地想表现我们的友好。
如果有一天,中国的博物馆里能放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物,并且非常牛得只有中文说明,即便这样还有无数外国人涌来观看,而我们可以大方地每月一天不收门票,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景象啊~

从卢浮宫出来,沿着塞纳河奔向巴黎圣母院。这座哥特建筑的气势比不上斯特拉斯堡和科隆的大教堂,但仅仅因为雨果的作品,这是我在巴黎最想来的地方。环绕教堂一周,并在教堂后的长椅上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期间还和拉里同学探讨了古代喷水池的技术原理,并把这个课题留给他当家庭作业。

完成了这最后一个景点,我们打算从巴黎撤离了,经历了停车场的有惊无险和寻找中国餐馆的失败,我们终于在下午三点来到一个叫“野牛”的印第安风格餐馆,五个人点了相同的套餐,风卷残云般吃完了一天中唯一一顿热饭。返回路上遭遇爆胎,还好遇到了热情的美国大兵帮我们换轮胎,得以让我们在半夜快要一点时回到家中。扫荡冰箱,睡觉,第二天还要上班……

巴黎之行到此就圆满结束了,那一副有六张王的德国扑克牌,从此就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