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对话

离开米国前的倒数第二个礼拜,第一次有机会和印度阿三哥一起出台。以前从来没和印度人正经地聊过天,而印度,又一直是一种迷雾般的神存在,我免不了问了很多初级的问题满足一些好奇心。于是,我们就开始互相普及基本国情。

阿三哥:中国圣诞节放几天假?(后来我发现,他只是想抱怨美国只放一天假这件事,印度公休假太多了)

我:我们不放假。

三:(极度惊异状)为什么?

我:(莫名)因为那是中国……

三:但是你们有很多天主教徒啊!

我:(…)哪有,不是啊,中国天主教徒很少的。

三:你不就是天主教徒么?

我:!!!什么???我不是啊!(轮到我惊诧了)

三:(更加不解)那你为什么叫Cathy?!

我:@#¥%……

三:那中国人婚礼上为什么穿白纱?!

我:&*^%¥#……虽然我们穿白纱但从来不去教堂好嘛, 我们只在酒店摆酒好嘛……

三:所以Mike也不是天主教徒么?

我:(拼命点头)对啊对啊,中国人大多不信教,不要被他们的英文名蒙蔽了。

三:(无奈)原来这样啊…… 我一直都觉得奇怪,怎么中国人那么多都是天主教徒……

……(此处略去若干字)

三:那你们的庙里供的什么神?

我:大多数是佛祖。

三:但佛祖是素食者啊?(他狡猾地笑了一下,他也知道素食者在中国并不好过)

我:……所以我告诉过你嘛,中国人大多不信教。(我们才不像你们,全国人民都不吃肉,吃肉的还不吃牛和猪……怪不得佛教在印度那么小众,你们都爱跟自己过不去啊)

三:那你知道佛祖是怎么成为佛祖的么?

我:知道一点。

三:我也知道一个版本。事实上,在印度只流传着一个版本,但我觉得那不一定是真的……

我:……(满腔疑问,什么意思呀,跟我探讨佛教起源?但是我不知道释迦摩尼和菩提树用英语怎么说,所以决定用沉默扼杀这个话题)

我一直以为,在认识了 Extra Li(李多余)之后,外国友人们会对中国人的英文名有个正确的预期,不会太认真对待。显然这个阿三哥还没学会这一点。现在他遇到了叫Cathy却不信教的人,知道有人穿白纱却在酒店举行婚礼,还有人一边拜佛一边吃肉…… 什么时候,中国人变成这么尴尬的形象?

也许,他们终究无法理解,英文名这个东西在中国存在的原因和诉求。窃以为,这与中国在近代史上所受的极端屈辱造成深入骨髓的自卑心理有关。可是,我们所谓的“常见英文名”,有多少是没有宗教色彩的呢?本来是一种趋同的迁就,却变成了拙劣的模仿……

英文名暂且不说,那么,白色婚纱和西式婚礼的压倒性风靡,又是怎么回事呢?三哥对我说:我们都是很注重传统的国家,所以很多事情容易互相理解。当他告诉我他不想在美国工作是因为离家太远,他想待在每个周末都可以飞回家的地方,那是我最震惊的时刻之一(要知道他未婚没女友,他指的是父母的家),我说你真是太特别了,要知道在中国,这种话只有我对人家说的份儿,不可能有一个男的对我如此倾诉。我同意中国和印度有很多共同点:悠久的历史、广阔的国土、众多的人口、屈辱的近代史、还有正在涌起的移民热潮。这两个国家,都卯着劲儿要向世界证明自己站起来了,也许就因为这些共同点,让我们在政治上一直都是竞争对手,无法成为朋友。我知道,中国的文化从古至今一脉相承,这一点没有其他国家可以相比,但是,今天的中国人究竟是不是注重传统?这点我却不敢肯定。当然在这位外国友人面前,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是啊是啊,我们都有浓厚的传统文化,所以也看重家庭,不像这些西方人,完全不把父母放在心上~